适应症聚焦

炎症性肠病 (IBD):
炎症性肠病是一组影响胃肠系统的慢性进行性、炎症性、自身免疫性疾病,其特征是慢性复发与缓解期交替,导致进行性疾病恶化。溃疡性结肠炎(UC)和克罗恩病(CD)是两种主要的IBD类型。与亚洲相比,美国和欧洲的IBD发病率普遍较高。然而,据报道,过去20年来,亚洲的IBD发病率有所上升,原因仍不清楚。

炎症性肠病(IBD)是一组影响胃肠系统的慢性进行性、炎症性、自身免疫性疾病,其特征是慢性复发与缓解期交替,导致进行性疾病恶化。溃疡性结肠炎(UC)和克罗恩病(CD)是两种主要的IBD类型。与亚洲相比,美国和欧洲的IBD发病率普遍较高。然而,据报道,过去20年来,亚洲的IBD发病率有所上升,原因仍不清楚。

特应性皮炎:
特应性皮炎(AD)是一种慢性、炎症性、瘙痒性、复发性皮肤疾病,常见于有其他特应性疾病家族史(支气管哮喘和/或过敏性鼻炎)的患者。AD是世界上最常见的非传染性皮肤病之一,影响着20%的儿童和2-8%的成人。在许多情况下,AD始发于儿童时期,在严重的情况下,可能会持续到成年。大约三分之一的成人病例在成年期发生。包括中国在内,全世界的AD发病率逐年增加。在中国,2000年6-20岁学生的AD患病率仅为0.7%;然而,2012年上海市3-6岁儿童的AD患病率已高达8.3%。根据最近的研究显示,中国门诊患者的AD患病率为7.8%。

 AD的特征是炎症细胞渗透皮肤,通常由皮肤干燥和接触外部过敏原触发。遗传、外界环境和过敏原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慢性瘙痒性皮肤炎症。JAK-STAT通路在AD免疫反应失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包括Th2细胞反应的放大、嗜酸性粒细胞的激活、B细胞的成熟和调节性T细胞(Tregs)的抑制。此外,由IL-4激活的JAK-STAT通路还通过上调表皮趋化因子、促炎细胞因子和促血管生成因子以及下调抗菌肽(AMPS)和皮肤屏障功能因子在AD发病机制中发挥关键作用。已有研究表明,外用和口服JAK抑制剂可分别控制轻中度和重度AD患者的病情。